tlula075.com 本站最新域名,请及时收藏!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版块 » 另类小说 » 陈露露.身不由己的经历(二)

陈露露.身不由己的经历(二)

第二天下午3点,姜华准时到达。他刚把车停好,陈露露就迈着小碎步,快步走了过来,迅速地自己拉开车门,坐进车里。今天陈露露穿了一件白底碎花的连衣裙,脚上仍然是昨天那双半高跟的白色船鞋,浑身上下散发出一股田园般清新、甜美的气质。



「露露,你今天可真漂亮……」男人一上来,就给陈露露吃了一颗蜜枣。被男人夸赞,是任何一个女人都爱听的甜言蜜语,陈露露心中一阵荡漾。



「哦……谢谢,好看么?」女人扭过头来,送给男人一个甜美的微笑。



「当然好看啦,你是个大美女,这么好的身材,就算披个床单都好看……」这种迷魂汤般的恭维话,姜华是信手拈来。



「呸……去你的……谁披个床单上街啊……」少妇明知道男人是在开玩笑,但听起来仍然十分受用,心里美滋滋的,早已忘了身边是侵犯过自己的「色狼」。



「昨晚睡得好么?」姜华一边发动车子,一边关切地问道,话里有话。



「嗯……还好啦……累了一天……又喝那么多酒……一觉睡到快中午了才起来……」陈露露被男人问得又有些不好意思,想起昨天电影院里的一幕,不禁俏脸微红……



骑车十几分钟的路,宝马没用五分钟就到了。姜华在路边停好车,下车绕过来,打开副驾车门,对陈露露说:「晚上等你下班,我再来接你吧?」



「不不……真的不用……我自己骑车回去,你……你别来了……谢谢你送我……」陈露露也不等姜华答话,绕过宝马,看了看两边的车流空当,一路小跑着过了马路,消失在人流中。望着女人跑动中飞扬的秀发,和扭动的大屁股,姜华嘴角上浮出一丝微笑:小娘们,今天晚上怎么也得把你拿下,有你哭爹喊娘向我求饶的时候……



时间过得似乎很漫长,姜华早早就做好了准备,刚刚晚上8点多钟,就把宝马开到陈露露家对面的楼下。在一溜车位中,找了一个前后都有车的空当停了进去,不细看,根本不会被发现。看了无数次表,总觉得时间过得太慢。终于,在9点半的时候,陈露露骑着自行车回来了。陈露露把自行车锁在门口的栏杆上,仍然是昨天那套程序,先跟隔壁的公公婆婆打招呼,然后开门进屋,关门、开灯、拉上窗帘……



姜华坐在车里,紧盯着对面的窗户。十几分钟后,陈露露隔壁窗户里的灯光熄灭了,老两口应该是睡了。又过了十几分钟,姜华估摸着女人应该洗漱完毕了,于是掏出手机,打开微信,给陈露露发送了一条语音信息……



刚刚从洗手间洗完澡出来的陈露露,一边擦着湿漉漉的头发,一边走到电视机旁边,想打开看一会,上午起得晚,一点都不困。



「嘟嘟嘟」手机发出一阵鸣叫,提示有短消息进来。陈露露拿起手机,打开微信一看,是姜华发过来的,心想:这么晚了,他找我干嘛呢?点开一听,男人温柔而富有磁性的声音传了出来:「嗨……干嘛呢?睡了么?」



陈露露看了看手机上的时间,10点10分了,心想,反正也不困,跟他聊几句呗。于是按住对话框,说:「刚洗完澡,正准备睡呢,找我啥事呀?」



很快,回信就来了:「我睡不着,想找你聊聊呗……我去接你,出来喝两杯吧?」



「去你的!都几点了?我5分钟后就睡着了,你赶的过来么?」陈露露以为姜华是在家里呢,根本没多想,随口说了一句。



「5分钟太短了吧?你等着我,我这就穿上超人的斗篷,飞过去!我到了你可得给我开门啊……」



陈露露哪想到姜华还真要过来,赶忙说:「别别,逗你呢,太晚了,我都躺下了,再说我明天还得上班呢,你赶紧睡吧……」



姜华从后座上拿起几个纸盒,开门下车。深吸了一口气,镇定了一下情绪,发送了最后一条信息:「我到了,在你家门口呢,快开门吧……」一边收起手机,一边快步穿过小马路,来到陈露露家门前。



陈露露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听了两遍,确信没有听错。赶忙跑到窗前,拉开窗帘一角,向外一看,夜色中,门口果真站着个男人的身影,模模糊糊的看出,的确是姜华。陈露露惊得目瞪口呆,没想到自己随口的一句玩笑话,这男人还真来了。赶紧把窗扇打开一条缝,小声说道:「你……你疯啦?快离开这,别让人看见了……」



「还没过5分钟呢……你可不能说话不算数,快开门,我有话跟你说……」姜华也压低了嗓音,隔着窗缝小声说道。



「有啥话明天再说,你要害死我吗?你赶紧走啊……」陈露露急的直跺脚,声音都微微发颤了,恨不得手里有把铁扇公主的芭蕉扇,一扇子把眼前的男人扇得无影无踪才好呢。



远处传来一阵自行车的铃声,在安静的夜色中,尤其刺耳。



「快点开门,一会过来人了……我手里拿着东西呢,给你放屋里就走……」男人举起手里的盒子示意着,他也有些着急了,再不开门进去,真让人看见了可就糟了。



陈露露都快急死了,又不敢大声训斥,赶又赶不走。耳听到自行车铃声是由远及近过来的,心知再不开门让男人进来,真要让邻居看见,大半夜的,一个男人在自己家门口站着,那传出去,自己还怎么做人?不管怎样,先让他进屋再说吧。陈露露用最快的速度,打开了房门,男人一闪身钻了进来,陈露露又快速把门关好。一切都在电光石火之间完成,隔了几秒钟,门外传过一阵自行车骑过去的「嘎吱嘎吱」声……



一手提着两个纸盒的姜华,站在门口,一脸得意的坏笑。陈露露双手下意识地捂在嘴上,一双美丽的大眼睛,惊恐地望着屋里的不速之客,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小心脏「扑腾扑腾」地狂跳着,似乎要从嗓子眼里蹦出来一样。



男人第一步奸计得逞,有惊无险地侵人到少妇的闺房,心里也是激动得一阵狂跳。姜华环视了一下这间不大的客厅,走到沙发前,把手里的纸盒放在茶几上。往沙发上一坐,轻呼了一口气,脱下西服上衣,递给还愣愣地站着的女人,说:「帮我挂上呗……」



「你……你……你疯啦……你看看这都几点啦……你这不是要害死我吗……」陈露露一边压低着自己恼怒的声调,一边却伸手接过了男人递过来的衣服,转身过去挂在门口的衣架上。「我公公婆婆他们就在隔壁,这要是让他们看见了……我怎么跟我老公解释啊……你还是赶紧走啊……我求你了华哥……」少妇手足无措地在沙发前来回转着圈,急的汗都出来了。



望着像热锅上的蚂蚁般的女人,男人不禁一阵好笑。费好大劲才进来的,哪能轻易出去?姜华笑着说:「呵呵……看把你吓的……这不是也没人看见么?我进都进来了……也不请我喝口水么?你这房间很温馨嘛……我能参观下么?」说着,男人也不管陈露露是否同意,就起身在屋里转悠上了。左瞧瞧,右看看,连卧室和最里面的卫生间都看了一遍,一边看,一边频频点头夸赞。的确,这间新房尽管面积不大,但被陈露露老公精心设计、装修得十分温馨,麻雀虽小,五脏俱全,小两口住,完全够用了。



「我们先凑合住着,首付攒得差不多了,打算过年前后买个两居室呢。喏,喝水吧……」陈露露已经从男人刚一进屋时的惊恐和紧张中,恢复过来,倒了一杯温水递给姜华。



姜华接过陈露露递过来的水杯,顺势握住女人的小手说:「呦……你手怎么这么凉啊?穿的太少了吧?别着凉了……」目光扫视着女人的身子。



刚洗完澡的陈露露,穿着一件吊带睡裙,裙摆也就在屁股下面20厘米,两条雪白的大腿完全暴露着。光着一双白嫩的小脚,套在一双粉红色的拖鞋里。细细的肩带,低低的领口,圆润的香肩和莲藕般的玉臂,白花花的刺眼。没有文胸束缚的一对乳房,在薄薄的睡裙里,高高地耸翘着。本已很低的领口上,露出一大截诱人的乳沟,仿佛深不可测一般。



陈露露被男人火热的目光,看的浑身一激灵,才想起来自己都没顾上换件合适的衣服,还穿着这么一件露那么多肉的睡裙呢。少妇「啊……」地轻呼一声,说:「你先坐,我去换件衣服……」赶紧扭头跑进卧室,把卧室的门关上了。



姜华放下手里的水杯,以最快的速度,打开一个盒子。那是一个精品红酒礼盒,盒子里除了一瓶法国干红外,还有两只高脚杯和一个开瓶器。姜华熟练地打开红酒瓶塞,将两只酒杯分别倒了小半杯。从裤兜里掏出一个小药瓶,往一只酒杯里滴了几滴无色无味的液体。又打开另一个盒子,里面是一个精美的芝士蛋糕,上面写着「祝露露生日快乐,永远美丽」几个小字。插上两根红色和五根黄色的小蜡烛,用打火机点上。又从一个盒子中,取出一支玫瑰花来,拿在手上。都准备好了,姜华坐在沙发上,喝了口水,润了润有些干渴的喉咙……



卧室的门打开了,陈露露低着头走了出来。少妇脱去性感的吊带睡裙,换上了一身分身的睡衣睡裤。看那款式,是春秋天时穿的,纯棉的,看起来又厚又暖和。粉红色hellokitty的图案,透着小女人萌萌的可爱。这回女人除了手脚外,都被睡衣包裹得严严实实了。



姜华笑眯眯地望着低头走过来的少妇,拍了拍身旁的沙发,说:「露露……过来坐这里……」



此时陈露露才发现,茶几上点着蜡烛的蛋糕和杯中的红酒。望着蛋糕上自己的名字,少妇一下子觉得无比的感动和幸福。小女人那渴望被人体贴、被人疼爱的柔软心房,在一瞬间被融化掉。一股暖流,从心中涌出,望着眼前这一切,还有沙发上手握玫瑰的男人……如此温馨、浪漫的场面,令女人鼻子一阵发酸,感动的泪水已经在眼眶中打转了。刚才对不速之客闯入的温怒,已经荡然无存。



「华……华哥……你这是……」尽管蛋糕上的名字,已经明确地告诉陈露露这是怎么一回事,但少妇还是不太相信自己的眼睛,柔声问道。



「露露……生日快乐……」男人从沙发上站了起来,拉住少妇的小手,带到沙发上坐下。「祝你像这支玫瑰花一样,永远美丽,永远快乐……」陈露露接过男人递过来的玫瑰,眼眶里的泪水,再也忍不住了,顺着脸颊滑落下来。她一边擦着泪水,一边说:「谢谢你啊……华哥……谢谢你给我过生日……我好开心……不过……明天才是我生日呢……」



「还有一个多小时就是明天了嘛……我要成为第一个祝你生日快乐的人……现在不怪我这么晚还过来了吧?」



「嗯……不怪你了……华哥……谢谢你……我好感动……」陈露露突然反应了过来,扭过头,双眼含笑地盯着姜华说:「原来你早就计划好了是吧?还骗我要扮超人……你真坏……」



从一个眉目含情的少妇嘴里说出「你真坏」,男人听起来,无异于是一种撒娇。姜华忍了忍心中的欲火,笑着说:「呵呵……我要是提前通知你,你能给我开门么?来吧,蜡烛都烧了一半了,赶紧许个愿吧……」姜华把蛋糕往陈露露面前推了推,轻声唱到:「Happybirthdaytoyou……Happybirthdaytoyou……Happybirthdaytomydear……Happybirthdaytoyou……」



陈露露闭起双眼,双手合十,在男人温情的歌声中,许下了心愿。吹完蜡烛,陈露露切了一大块蛋糕,递给姜华,自己切了很小的一块,说:「你多吃点……我怕长肉……少吃点……」



「来……露露……先干一杯吧……」姜华把加了药水的那杯红酒,递给陈露露,自己举起另一个酒杯。「当……」伴随着清脆的碰杯声,两人将杯中酒一饮而尽……



自从昨晚送陈露露回家后,姜华就盘算出了一个周密的「猎艳」计划。今天一早,姜华先到公司安排好下属的工作,之后就出来了。先给自己的哥们大龙打了个电话,然后开车赶到大龙家开的小店。



这大龙是和姜华从小一起长大的发小儿,极讲义气的一哥们。大学还没毕业,就为了另一个哥们跟别人干仗,把对方打成重伤,被判了8年。后来表现良好,减了两年,出来后也找不到工作,摆地摊啥的挣了点钱,后来自己开了家成人用品店,生意还凑合。大龙的媳妇还是姜华给介绍的,两口子后来又开了家服装店,现在过得也还不错。大龙一直对姜华这个媒人感激不尽,可惜自己店里卖的那些玩意儿,除了避孕套之类的,其他的姜华也用不上。这回接到姜华电话,说要挑一套女人的情趣内衣,大龙赶紧把店里所有存货都翻出来了,让他赶过来自己挑。



姜华精心挑选出了一套情趣内衣、丝袜和一双高跟鞋,让大龙给包装成精美的礼盒。大龙坏笑着说:「你丫又打算祸害谁家小媳妇啊这是?还他妈挺有情调,黑丝高跟都整上了。」



「去你大爷的!什么叫祸害?我这是真爱,跟你丫说也不懂。」两个光屁溜儿长大的哥们,见面就是胡逼乱侃。



「哎!这个你丫用得着不?好东西,进口的,给那女的来个4、5滴,不出半小时,再贞洁的烈女,也保管让丫自己脱了裤子往你身上扑。」



大龙递给姜华的,是西班牙进口的「苍蝇水」。姜华知道这东西,女用催情药,无色无味,女人服用了很难把持住自己,很多小流氓糟蹋女孩子都用这个。本来姜华没打算用这个,毕竟给女人下春药,还是有些下作的,不符合自己泡妞的原则。但是又一想,陈露露那么纯洁、矜持的新婚少妇,要搞定她没有十足的把握,而且必须一次成功,否则以后恐怕就没机会了,于是就拿了一瓶。



从大龙那出来,姜华又去买了红酒、玫瑰,定了个蛋糕。其实姜华整个计划中,最难的是怎样进入陈露露的闺房,只要能进去,这计划也就成功了一半。结果没想到如此顺利,现在只等着「苍蝇水」的药效发作了。



姜华给两人的高脚杯里,又倒上了红酒,举起杯说:「露露……再干一杯……谢谢你昨天陪我度过美好的一天……能认识你,是我今生最大的荣幸……」



男人的甜言蜜语,总是能让女人幸福、沉醉的。如此浪漫的场景,甘醇的美酒、火红的玫瑰,屋外是撩人的夜色,屋内灯光温暖、暧昧。身旁温柔、体贴的男人,情意绵绵的柔声细语,仿佛有只小手,在拨弄着少妇的心弦。



两杯红酒下肚,陈露露感到头有些发晕,身上也开始有些燥热,恨不得把身上的衣服都脱光了才好。似乎每一个毛孔都张开了,却并没有出多少汗。只觉得身旁这个男人是越看越帅,越看越喜欢,他在说什么,已经不重要了,听起来也是越来越模糊。脑子里昏昏沉沉的,只想扑倒在男人怀里,和他接吻,被他爱抚……



「来,再喝一杯……」男人又拿起了酒瓶。



「我……喝醉了……这酒……力气好大……我不能……不能再喝了……」少妇用迷离的眼神瞥了下男人,含混着说道。陈露露想拒绝男人继续给自己斟酒,一手托住酒瓶口,一手抓住姜华的手腕,可手上却一点力气也没有。眼看着瓶中最后一滴红酒,被男人倒进自己杯中,陈露露只得又举起了酒杯:「华哥……谢谢你给我过生日……我……真的醉了……喝完这杯……你还是赶紧回去吧……太晚了……」



女人残存的那一丝本能的羞耻和道德感,仿佛预感到了什么。尽管非常渴望能跟这个男人多呆一会,甚至和他抱一抱、亲一亲,但陈露露内心里的另一个自己,又开始冒了出来:不能再这样下去了,必须尽快让他离开,难道我爱上他了吗?不可以,我爱我的老公……可是,我25岁的生日,第一个祝福我的,却是这个男人,陪伴在我身边的,不是我的老公……我该怎么办啊?好难受,身上怎么这么热?也许是酒喝得太急了吧?还是这身睡衣太厚了?好想把衣服脱掉啊……怎么连下面都这么热啊?糟糕!怎么里面还有些发痒了呢?啊!好像开始出水了……天呐!我难道真是个淫荡的女人么?老公……要是现在在我身边的是你该多好啊!不行了,赶紧把酒喝完,让他走吧,再这样下去,我会发疯的……



强忍着浑身的燥热和下体的麻痒,陈露露举起酒杯,一饮而尽。放下酒杯,本想起身送客,可刚一站起来,就是一阵天旋地转般的晕眩。陈露露「啊」的一声轻呼,颓然倒下,又坐回到沙发上,一手扶着额头,一手捂住急速起伏的胸口,微张着小嘴,急促地喘息着。在酒精和春药的作用下,女人的一张俏脸,一片潮红。



姜华知道,催情药水的作用开始起效了。但显然女人还没有放弃最后的挣扎,这个清纯的小媳妇,还需要最后一根稻草,才能被彻底压垮。



「露露……你怎么了?头晕么?」姜华故作关切地问道,伸手摸了摸陈露露的额头。



「啊……我没事……可能……有些醉了……华哥……你还是走吧……太晚了……」陈露露挣扎着欠起身子,躲开了男人的手。



姜华心里又急又气:「妈的!大龙这小子给我的苍蝇水不会是过期的吧?这么半天了,小娘们还能扛得住?」他哪里知道,这要是搁一般的少女,此时早已情不自已了。也就是陈露露从小形成的天性,再加上对老公的忠贞,才强忍着自己,没有过于失态。此时的女人身心倍受煎熬,心中一团欲火早已熊熊燃烧,下体中的麻痒、灼热感也越来越强烈。陈露露微微扭动着屁股,想缓解一下那难受的麻痒,却越是扭动,越是难受,自己都能感觉到,内裤的裆部已经被淫水浸湿了。



「对了露露……这是我送你的生日礼物……快看看喜欢么?」姜华把茶几上最后两只盒子拿过来,递给女人。



陈露露接过包装精美的盒子,说道:「谢谢华哥……这里面是什么呀……」



「打开看看嘛……我特意为你挑选的……只有你才配拥有……」



陈露露用微微颤抖的手,解开绑扎在盒子上的粉红色绸带,打开了盒盖。只见一只盒子里,躺着一套黑色蕾丝内衣,和一双黑色的长筒丝袜,另一只盒子里,是一双黑色的漆皮高跟船鞋。



「哇……好漂亮啊……我好喜欢……可是这鞋跟……也太高了……穿上还能走路吗?我还从来没穿过这么高跟的鞋子呢……」陈露露一脸惊喜地望着自己的生日礼物,托着一只高跟鞋,摩挲着细细的鞋跟说道。心里却暗暗得意地想:这内衣和鞋子要是穿在我身上,一定会非常漂亮、迷人的,等老公回来,非迷死他不可……



按说,一个非亲非故的男人,第一次给女人送礼物,就是性感无比的内衣,十分不合适,除非是亲密的恋人。而经过了电影院的初次肌肤相亲,再加上被酒精和催情药迷糊得春情勃发的少妇,并未觉得男人唐突的行为有何不妥。



「露露……喜欢么……」



「嗯……好喜欢……谢谢你啊……华哥……」



「可是……我也不知道你的衣服和鞋子是多大号码的……大概估摸着买的…

…也不知道你穿着合适不合适……去换上试试呗……」



「啊……现在?这……」尽管陈露露内心很想马上就穿上这套漂亮的内衣,但隐隐还是觉得在一个刚刚认识的男人面前,穿着一身内衣,不太合适。少妇犹豫着,内心的两个自我又开始了纠结和挣扎:这个男人昨天还对我动手动脚的,

我要是在他面前,只穿着内衣,他能老老实实的么?也许应该不会为难我吧,这可是在我家里,他知道隔壁就是我公公婆婆。可是……这是他送给我的生日礼物啊,他当然应该知道我穿上后的效果怎么样。这么漂亮的小衣服,还是我最喜欢的蕾丝呢。还有那双高跟鞋,也好漂亮,穿上还能走路么?真想挑战一下,我穿上一定跟电视里的模特一样……身上好热啊……早知道就不换这身厚睡衣了……我还是去里屋换上吧,至少,先脱了这身睡衣凉快下,小裤裤也都湿了,再不去换一条的话,一会连睡裤都透出来了,那该多丢人呐……



陈露露红着脸,偷偷瞥了眼身旁的男人,身上的燥热,已经像要着起火来一样。再也不能忍受了,必须先把身上的睡衣脱掉。「这可是在自己家里,这个男人还能强奸我不成?大不了给他抱一抱、亲一亲,反正昨天他已经抱过了、亲过了,只要我坚持住原则,不让他太过分就是了……」陈露露对自己还是很有把握的,坚信不会做出对不起老公的事。可是一想到昨天,他吃自己咪咪时,那酥痒、舒爽的快感,心中不禁一阵荡漾:「好想给他再吃一吃、摸一摸呢……」



拼命抵抗着催情药劲的少妇,眼前不禁又浮现出昨晚电影院里的一幕,下体的麻痒瞬间增大,又是一股暖流从阴道中涌出,陈露露再也等不了了,摇晃着站了起来,说道:「那我去里屋换一下……华哥你先喝水啊……」说着,陈露露端起两只盒子,蹒跚着走进卧室,关上了屋门。



其实,如果陈露露当时把盒子里的那套内衣,展开来看一看,估计就不会答应穿给姜华看了。她当然知道女人的内衣,有传统、保守款式的,也有性感、前卫的,但是纯洁的少妇,却从来没有接触过情趣内衣。自己的老公也是个很传统、很老实的人,陈露露长这么大,连毛片都没看过,哪里晓得还有情趣内衣这种专门为诱惑男人而存在的东西?如果是在清醒状态下,陈露露恐怕在自己的老公面前,也不会穿这套内衣的。可是,被灌了迷魂汤的纯真少妇,从自己引狼入室的那一刻起,就已经身不由己了……



到目前为止,自己计划的步骤都顺利地进行着,姜华按捺住内心躁动的欲望,耐心等待着利爪下的猎物,自己送到口中来。脑海中浮现出少妇迷人而又婀娜的身子,配上黑丝高跟……裤裆里的鸡巴,此时已经傲首挺胸、蓄势待发了。姜华看了看表,10点40了,估摸着隔壁的老两口,此时怎么也睡熟了,嘴角不禁露出一丝淫邪的微笑……



卧室里的陈露露,前脚刚关上屋门,后脚就三下五除二地脱掉了自己的睡衣、睡裤,燥热难耐的身子,却好像没有任何缓解,真恨不能纵身跳进一池冰水里。女人小心地脱下内裤,果然,内裤的裆部,已是湿答答的一片,在卧室台灯昏黄的灯光下,闪烁着亮晶晶的水光。陈露露把内裤团成一团,分开双腿,用内裤擦了擦阴户。立刻,娇嫩的阴唇被布团刮擦得一阵瘙痒,阴唇顶端的阴蒂上,更是传来一阵过电般的酥麻。「嗯……」女人紧咬着牙关,情不自禁地从鼻腔中发出一声闷哼,浑身为之一阵颤抖。



结婚前的陈露露,几乎没有过手淫经历。洗澡时清洗到阴蒂,也知道摸起来会很舒服,但总觉得手淫是件很丢脸的事,不应该是纯洁的好女人干的。结婚后,和老公做爱时,老公倒是经常会按揉几下阴蒂,但仅仅是揉那么几下而已,自己更是从没有特意去关照过这个快乐的「按钮」。此时在催情药水的作用下,女人的整个外阴极度充血、敏感,阴蒂早已从包皮中勃起得露出头来。被内裤一擦刮,一阵强烈的电流,令陈露露舒爽得差点叫出声来。



「老公……好想被你压在身下……和你做爱……好难受啊……」陈露露的手,慢慢伸到了胯下。就在手指即将按到阴蒂的那一刻,少妇眼角的余光,看到了床头上方的婚纱照。画面中,背景是一片薰衣草花海,自己穿着一身洁白的婚纱,幸福地依偎在老公的怀里。憨厚的老公,一身白色礼服,满脸幸福、灿烂的笑容,双臂环绕在自己的腰上。这张婚纱照,是所有照片里自己最满意的一张,特意让影楼给制作了一个足有60寸的巨幅相框,挂在床头,每天都能看到,心中满满的都是幸福。



此时突然看到画面中的老公,感觉却完全不一样了。自己一丝不挂地站在床边,像个下流、淫荡的女人似的,正准备手淫!画面中老公那憨厚的笑容,此时仿佛正在嘲笑自己。一股无以名状的罪恶感和巨大的羞耻,瞬间涌上心头。被酒精和催情药折磨得痛苦万状的少妇,



强忍住下体传来的快感,望着相框中的老公,心中凄楚无比:老公……你快回来啊……露露好想你啊……我好难受……我快坚持不住了啊……



陈露露晃了晃晕眩的头,想赶开脑海里那些淫荡的杂念,赶紧从盒子里取出那套内衣。先撕开丝袜的包装袋,坐在床边,抬起一条雪白的玉腿,将长筒丝袜从上到下卷起来,绷紧秀美的脚趾,套了上去。



质地和弹性极好的长筒丝袜,紧紧包裹在笔直、雪白的双腿上,没有一丝皱褶和线头。袜口是一圈10厘米宽的蕾丝花边,内衬防滑脱胶条,将丰满的大腿,微微勒出一道凹痕。腿部雪白的柔肤,从薄如蝉翼的黑色丝袜下,隐隐透出。膝盖、迎面骨和脚踝处的骨感,小腿肚和大腿处的肉感,被一层朦胧的黑丝,笼罩得质感分明。腿后部一条贯穿上下的收口线,更是将两条修长的美腿,映衬得越发笔直、修长。陈露露抚摸着丝滑、温润的双腿,绷起脚尖,左右欣赏着,对自己这双美腿,有些爱不释手。



陈露露回手抓起盒里的内衣,一抖搂开,才发现竟是如此的轻薄,和自己平时穿的内衣,完全不是一种类型的,穿在身上倒是极其漂亮。黑色全蕾丝的质地,文胸罩杯是像蚊帐一样,几乎透亮的薄纱,根本没有海绵垫和钢丝托。好在自己的乳房虽然十分饱满,但一点也没有下垂,所以尽管没有钢丝托和海绵垫,一对乳房依旧傲然耸翘着。只是罩杯有点小,也就包住乳房的一多半,上面的半球,基本都露在罩杯外面。罩杯三角形的薄纱,四周是一圈一指多宽的卷曲蕾丝花边,中间乳头处的薄纱上,绣着一朵小花,将乳头若隐若现地遮盖住。两条细细的肩带和后背的搭扣背带上,也是卷曲的蕾丝花边。



底裤更加夸张,贴身的部分,是一条丁字裤,前片是一块比巴掌还小的三角薄纱,虽然将将包住耻毛,却根本遮挡不住。后片是一块几乎可以忽略的、更小的三角薄纱,裆部干脆就是一根比小指还细的布条。



陈露露以前倒是穿过丁字裤,夏天穿紧身裙子的时候,丁字裤可以避免臀部勒出凹痕的尴尬,但好歹是可以包住阴户的。现在这个如此「简约」的丁字裤,却还是令陈露露有些目瞪口呆,很不适应。尤其是穿上后,那条细细的布条,正好勒在阴户中间的唇缝里,本来就已十分敏感的蜜唇和阴蒂,被勒得阵阵麻痒。前片那蚊帐似的薄纱,连耻毛都挡不住。不过好在和丁字裤一体的,还有外面一圈足有20厘米宽的蕾丝花边,像一条超级短的迷你裙,正好盖住耻丘,下沿将将在鼠蹊底端上面一点,后面也就盖住多半个屁股蛋。腰部也是一圈卷曲的蕾丝花边,与文胸款式相呼应。超级迷你裙的下摆,却是紧身的,带有弹性的蕾丝面料,紧裹在胯部。如果不细看,耻毛倒是被蕾丝上的花纹挡住了。



大龙店里的情趣内衣有很多种,多数是那些几根细布条、两块小布片、穿上跟没穿一样的款式。姜华估计那些个过于暴露的内衣,陈露露是不敢在自己面前穿的,所以特意挑了这套遮盖面积相对大一些,而又十分唯美的内衣。这东西可是整个猎艳计划中,最后一个道具,要是把小媳妇惊着了,全盘计划可就白费了。



尽管这身又薄又透的内衣,穿着很难受,但陈露露还是十分喜欢它的款式,尤其是那些卷曲的蕾丝花边,整体效果曼妙无比,自己傲人的身材,被衬托得越发婀娜多姿、性感袭人。一身雪白、光洁的柔肤,在黑色的蕾丝内衣和长筒丝袜映衬下,更是形成巨大的反差。



都穿戴完毕,陈露露最后拿起那双高跟鞋,套在了脚上,大小刚刚合适。黑色的漆皮质地,在灯光下反射出深邃、幽暗的光芒。足有10厘米高的鞋跟,又尖又细,像筷子一样。短短的前脸,连脚趾缝都盖不住,从鞋口边缘露出的一排趾缝,透过黑色丝袜,若隐若现。



陈露露扶着床沿,试着站了起来。10厘米高的鞋跟,将自己的身高一下抬高了不少。足弓被高高的垫起,脚面和鞋子前脸已经快成直角了。陈露露慢慢松开扶着床沿的双手,直起了身子,全身的重量,几乎都集中在了十根纤细的脚趾上。又尖又窄的鞋尖,紧紧挤压着脚趾,阵阵压痛感,从脚趾上传来。陈露露心中一阵凄楚:谁发明的高跟鞋呀?好看是好看,可是真要人命啊……



可惜卧室没有镜子,客厅梳妆台上才有,陈露露好想知道现在自己是什么样子,一定是非常漂亮、迷人的。脚趾上的压痛感好难受,再加上刚一起身,头晕得天旋地转的,真是一步都不想动,好在卧室的门就在眼前。陈露露咬着牙,像踩着高跷似的,小心翼翼地挪动了两步。可是一迈腿,那丁字裤的细布条就在阴户里摩擦一下。极度充血、敏感的阴唇和阴蒂,被摩擦得瘙痒难耐,像无数只小蚂蚁在爬一样。阴道里更是空虚得难以忍受,真恨不得马上伸手进去挠一挠、抠一抠,最好是找个什么东西,填充进去塞满才能缓解……痛苦万状的少妇,此时已没有任何退路,只能咬紧牙,打开了卧室的门,一步三晃地走了出来。



站在卧室门口的少妇,一身冰清玉洁的柔肤,在黑色的内衣、丝袜衬托下,反射出一片白花花的光芒。凹凸有致的苗条身材,被情趣内衣烘托得性感无比。两条雪白、丰满的美腿,被脚上的高跟鞋绷紧得笔直、修长。女人的两条玉臂,一手捂住了胸脯,一手捂在耻丘上,试图遮挡住两处敏感的私密部位。螓首低垂,一头乌黑柔顺的过肩长发,半掩着娇美的俏脸,粉面潮红,娇羞无限。



姜华已经看傻了,虽然之前脑海中已经无数次地意淫过这个画面,但真等到这个靓丽、娇美的少妇,活生生地站在自己眼前时,内心仍然禁不住一阵激动的狂跳。两眼发直的男人,只觉得口干舌燥,垂涎欲滴。猎物已经自己送到口边,真想立刻扑过去,在那具迷人而又性感的胴体上揉搓、撕咬、肏干。体内的欲火,炽热地燃烧着,暴怒的鸡巴,已经将裤裆顶起了一个高高的帐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