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lula051.com 本站最新域名,请及时收藏!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版块 » 性爱强奸 » 主奴角色的交換上演

主奴角色的交換上演

每天早上阿良都會準時來接我。然後去吃早餐上班。這樣已經有一個月了。



我的鄰居都以為他是我的男朋友,實際上他只是我的同事,來接我也只是順

路。



我的名字不方便透露,畢竟下面要說的事情事關兩個人的隱私,我不想暴露

我自己。所以就叫我小洛吧。阿良也是一個隨便取的名字。



我在一家研究機構上班,屬於國有企業,從畢業到現在已經 5年時間,我也

從一個小姑娘成為了人們口中的禦姐。



我對自己的身材和長相還算自信,身高一米七前凸後翹,容貌有些相李冰冰,

但是因為長時間看書看電腦,我有點近視所以帶著眼鏡。



或許這樣更有一種冷艷的氣質。



十一前後,我經歷了一場自己羞於出口的事情,但是,人總是想要傾述的。



放假前夕,我們研究所的所有人員聚餐,吃過飯我們就去唱歌,當時已經是

快到淩晨了,所以有些人走了,只有七八個人一起去。



KTV里面燈有些暗,大屏幕很亮,阿良似乎是麥霸,我們點歌他幾乎都會唱,

而且很好聽。他的聲音有些像陳奕迅,但是人卻有點像哥哥張國榮。很清秀但是

也挺Man。歌廳里面我們又喝了不少酒,我作為小領導,成為了他們進攻的對象,

好在我的酒量不錯,但是一番抵擋下來,我也扛不住了。於是就偷摸的去包間外

面的廁所去躲避一下。



我尿了尿,出來洗手的時候,人其實就有些昏昏沈沈的了。正好阿良也從廁

所出來,伸手就扶著我「姐,你是不是多了。」



我哈哈笑著說沒事,但是人已經往他的懷里栽。



「我送你回家吧。|」



「好。」



他扶著我,去和還在喝酒的人打聲招呼說送我。因為平時都知道他就像我的

專職司機一樣,所以也沒有誰說什麽。臨走我記得我還交了錢付款。



酒後亂性這話說的其實很正確。我已經29了,卻沒有男朋友,憋的難受了也

只是自慰一下。當天阿良送我進屋的時候,我大概也是春潮湧動,也許是因為這

段時間和他太熟悉了。我記不住是誰主動的了。兩個人就黏糊在了一起。



第二天早晨已經不用上班。我醒過來的時候看到自己什麽都沒穿,就知道發

生了什麽,光著屁股下床到臥室外面才發現他已經在廚房給我弄吃的。心里怎麽

形容呢,一個女人單著時間久了,一旦有人在這個時候侵入,總會讓人有一種依

賴和感動的。



阿良圍著圍裙,扭頭看到我的奶子,手里拿著的剛煎好的雞蛋,就掉地上了。



我哈哈笑著,趕緊回去穿衣服。其實也只是意見純白色的 T恤,奶頭摩擦的

有些凸起,下面正好到陰部一坐下就什麽都看到的那種。



他關了火,就像餓狗一樣把我按在了桌子上面,從後面進入。



他時間挺長,我感覺自己高潮了好幾次。最後他讓我蹲著給他口,一邊口一

邊他用大腿頂我的奶子。直到射我嘴里。



當時感覺很刺激,就在我猶豫著是吐掉還是吞下去的時候,他卻蹲下來直接

把我按倒在地上親吻我,舌頭伸我嘴里舔著吮吸,我想躲開但是卻難以抗拒他的

熱情,更加上嘴里的精液被他和我的口水稀釋然後再在口腔里滾動的那種黏糊糊

的感覺,那種刺激,說不出來。



我只知道當時我的下面濕淋淋的,他的手掏上去,我就痙攣一樣的抖,想躲

卻又想迎合。



就這樣我們倆直到晚上都沒有好好吃飯。他就像是一條發情的公鹿一樣索取

著,床上,沙發上,地板上到處都是我和他留下的痕跡。



下午累了睡了一會,他抱著我,像是孩子,很安靜,但是那條雞巴卻始終翹

著頂著我,很長,很粗,也很硬很燙。我就想,如果和他生活一輩子也是不錯的

選擇。



阿良家里條件很好,人也帥,本身學歷大概是研究生在讀的吧,雖然比我小

那麽幾歲但是待我卻像是比我還大的兄長一樣照顧我。



有時候錯覺也挺害人的。



晚上我和他出去吃飯,這個時候我已經毫無顧忌的牽著他的手,心里已經把

他當我男人了。



吃晚飯回家我洗澡他看電視,等我洗澡出來時發現他已經脫了褲子坐在沙發

上自己玩自己的雞兒。說真的,我看過不少小視頻,但是能像他這樣長直而且看

上粉粉的不多。我坐他身邊他就摸我的奶子,我說你就不能安生會。身體不要了?



他說他喜歡我的奶子,一邊說一邊就來舔,同時抓著我的手去給他擼。



我的奶子挺大, D罩的,奶頭勃起之後按照阿良的說法就和葡萄粒差不多,

很肉很大,阿良說他最喜歡含嘴里嗦。



舔幾下之後,他的手就開始摸我的逼,洗完之後的下面,其實挺幹澀的,但

是架不住他舔我又摸我,手一摸上去他就把奶頭吐出來昂頭說姐你濕的真快。



我用力敲了他腦袋一下,這個時候哪還有心思看電視,我也知道自己濕得厲

害了,索性就說:「舔舔。」



說完我就在沙發上跪著撅起來了屁股。



他很興奮,舔的特別仔細,直到他舔到我的屁眼上時,我感覺自己的屁眼竟

然也特別敏感,舌頭鉆進來的時候我都哼哼出來不一樣的聲音了。他似乎也發覺

了,用手扒開我的屁股,舌頭像是肏屄一樣的在屁眼里插進抽出的。手還在玩我

的逼。



他的手指頭摸到我的陰帝時,我就高潮了。很激烈,似乎夾著了他的舌頭,

就聽著他嘶嘶的喘氣還不停地玩弄我的屁眼。



第二天早上我大便之後,他又撩撥我,結果又被他舔的流水,最後操了半個

小時才算滿足。到了晚上時,我被他爆菊了。



大概是水到渠成的原因,我沒覺得疼,反而感覺很羞恥很興奮,最後竟然自

己用屁股往後坐,套著他的雞巴狠狠的幹。逼里的水流出來拉成絲,我低頭就能

看到,卻看不到他操我屁眼的樣子。



他在我的屁股上寫滿了字,說這樣更漂亮,然後他把我操到了穿衣鏡前面,

讓我看著自己撅著屁股的樣子,他操進來,擡起手對著我的屁股就扇,就捏。



我疼的直哼唧,卻興奮的讓他在兩個洞里交替著操我。



他一邊操我,一邊說我是母狗,是婊子,我從來沒有聽過這樣的粗話,然而

在當時卻興奮的感覺身體要爆炸了一樣。



最後,我給他清理了雞巴,剛剛他才操過我的屁眼的雞巴。



事情到這里,其實還不算什麽,但是接下來的事情,就有些突然了。



第三天里,我還是被他玩弄,感覺自己就像母狗一樣的淫蕩,卻很喜歡那種

感覺。尤其是在他面前尿尿拉屎,我甚至沒有想到自己竟然會做出這樣的事情來。

但是我做了。而且還很享受。



但是到第四天的時候,我給他口,看著他硬起來,他揪著我的奶頭說:「姐,

咱倆換個玩法呀。」



我疑惑的看他,我都已經做你的母狗了,你還要怎麽玩。



他說聽我的,先是準備了一大杯水看著我喝下去,然後就去給我穿衣服,其

實只是外面套了一件風衣,里面光溜溜的露著大腿,一彎腰就能看到我的白屁股

和濕淋淋的逼縫。



接著我們去他家,路上開車的時候,他讓我在車上給他口。我不答應他就撩

開我的衣服,一只手按著方向盤一只手按著我的奶子。



街上都是車來人往的,我下意識的想要付著身子,他不讓。然後又給我一瓶

水讓我喝。車里挺熱,我也沒多想就喝掉了。



車上阿良接了個電話,是他媽打的問他在哪了,他說在朋友家玩呢,這幾天

不回家了。問他媽幹嘛呢,他媽說在外面準備旅遊去,也不回家了。



阿良放下電話嘆口氣說,他媽和他爸動不動就不回家,他回家連口吃的都沒

有。



下車的時候,我感覺自己的座位上都是水痕,他笑嘻嘻的說你就是個賤逼。

喝那麽多水,都流出來了。我打他他也不躲。還很溫柔的給我擦大腿上屁股上的

愛液。然後又從車里拿出一瓶水來說讓我補一補水。



到了他家,才知道他家挺大,二層樓打通了,屋子里就有樓梯上下。



我問他家里人呢。



他說都出去了,所以在他家玩遊戲更好。



接著他就去自己的臥室拿出啦一個旅行箱,開鎖打開,我一看,各種玩具。



他說現在都要聽他的,然後他就開始在我身上寫字。



奶子上寫著肉便器,屁股上寫著臭屁眼,逼上寫著騷屄什麽的,反正是畫了

好多文本,他一邊寫一邊念,寫完的時候我已經濕的一塌糊塗了。



然後阿良拿出來絲襪給我穿上,用拿了兩個乳夾夾住了我奶頭,下面還鈴鐺

的那種,然後讓我穿上自己的高跟鞋把我拽到了他家更衣室的大鏡子前面。



手撥弄著我的奶頭,對著鏡子里的我說:「看,淫蕩不。」



我看著鏡子里的女人,帶著眼鏡,原本嚴肅的神情現在變得特別的羞澀魅惑,

兩個奶子上面是粉色的夾子夾住了奶頭,那種疼不是很強烈,但是被他手一波弄,

就會感覺奶子鼓鼓的發脹,特別想要人來揉搓才行。



平坦的小腹,一片烏黑油亮的陰毛,更刺激人的是,我的半截身子是赤裸的,

乃頭上的鈴鐺一顫一顫的,顯得奶子更白更大,黑色的絲襪一直套到了大腿根,

而且黑色上面有很多白色的斑痕,用手一碰就像是皮屑一樣的掉落,很臟。



加上高跟鞋顯得我更加的高挑,也似乎更加的誘惑。



就在這個時候,阿良突然脫掉了自己的衣服,赤裸著跪下來。「主人……玩

我。」



我一楞,然後就明白過來,阿良,竟然是個奴。但是他為什麽要把我打扮成

這樣呢。



「我都被你弄成這樣了……」我有些羞澀的說。



阿良說:「你是婊子,是母狗,肉便器,我卻比你更下賤。」



我想起了平時看的那些小視頻。坐在了更衣室的軟凳上面,擡起腳說:「那

好啊,來,舔我。」



我不自覺的變得嚴厲,就像是在工作時一樣,但是現在我卻是一副婊子母狗

的樣子,讓我的心里有些扭曲而矛盾。



阿良很聽話的捧著我的腳,舔我的鞋子。我讓他舔幹凈,然後就看到他伸舌

頭舔著鞋尖,舔著鞋幫。



我沒什麽感覺,但是之前還被阿良玩弄的覺得自己是下賤的母狗一樣,現在

卻轉換了角色,讓我心里感覺很是激動。



「鞋子脫了,舔腳丫子。」



他很聽話,嗚嗚的含住了腳指頭。



「絲襪是你媽穿過的是嗎。好臭的味道。」



「唔,是的是的。我就喜歡這股臭味,嘖嘖……」



「賤奴,真是淫蕩而下賤。」我說著話,腳在他的臉上蹬幾下,然後用另一

只腳去踩他的雞巴。



雞巴早就硬了。被我踩的貼著他的小腹,然後我就用腳趾頭踩著在小腹上滾

動,聽著他嘴里哼哼的聲音。



「說你有多下賤。」



「我我想親主人的腳,做主人的狗。」



他說著下賤的話刺激的我心里也是有一種難以忍受的感覺,那是一種悸動,

讓人有一種發泄的快感。



我想到了以前看的那些視頻里面。然後想了想然後騎在了他的後背上抱住他

的脖子說:「你就是我的公狗,就是我的坐騎。」



阿良很享受這樣的感覺,用嘴舔我的手,舔我的胳膊說是的。然後叫著媽媽,

一步一步的走到了客廳。我的陰部摩擦著他的後背,感覺陰唇很癢,連這幾天被

他玩弄的有些張開的屁眼都有些癢。



到了客廳我坐在沙發上,讓阿良舔我的腳,大腿,看著他的舌頭舔著絲襪上

的那些汙垢,應該是女人的愛液幹燥後的斑痕,或者是精斑。但是他舔的津津有

味。嘴里說著媽媽的絲襪,媽媽的騷水,好香之類的,然後又爬到了行李箱前面

拿出一條鞭子和肛塞,嘴叼著肛塞送到我面前。



他的呼吸很急促,似乎發情的公狗一樣。我冷冷的看著他然後讓他轉過身,

朝著他的屁眼吐了口口水,把肛塞塞進了他的屁眼。



他昂著頭,嘴里發出的聲音讓人聽著就像是野獸的低吟,粗重而急促。



我站起來,找到了高跟鞋穿上然後用腳踩著他的屁股,用鞭子抽打他的後背。



「不聽媽媽的話,是不是該抽你。」我一邊抽一邊說著羞辱他的話「你就是

公狗,賤狗,媽媽養的小賤貨。」



他答應著,嘴里不知道什麽時候叼著之前從我身上脫下來的內褲。那條內褲

是被他操過之後塞進逼里泡了一晚上才拿出來的,那味道我自己都覺得很刺激。

他現在卻叼著,一邊被抽鞭子一邊吮吸著內褲的味道。



「唔,媽媽抽兒子的屁股,啊……媽媽饒命……」他含混不清的說著話,手

卻去摸雞巴。



我用高跟鞋踩著肛塞,不停的擰動鞋底,讓肛塞在他的屁眼里旋轉,「賤兒

子,不許摸雞巴,媽媽讓你摸了麽?」我的鞭子無情的抽打在他的雞巴上,連陰

囊都一起抽到了。



阿良的身子一蜷,身子不停地抽動著,「唔……媽媽,兒子還……」



我沒等他說完,鞭子已經又一次抽了上去。



眼看著之前操的我浪叫的雞巴,在鞭子下面直直的翹著,比 C操我的時候還

要粗大。



「賤狗,爬起來。」



阿良慢慢的爬起來,看著我。



「過來,給媽媽舔逼。」我一只腳踩在沙發上,把自己的腿岔開來指著逼說,

「過來,給媽媽舔。」



阿良很聽話的過來舔逼,我用鞭子抽打他的後背。舔了一會,阿良又拿出一

條帶著雞巴的內褲給我,我穿上一看,前面是雞巴,下面卻是開檔的,逼和屁眼

都遮不住。



阿良求我操他,他撅著屁股,把肛塞拔出來,然後讓我從後面操了進去。



他一邊擼著雞巴,一邊像他操我的時候我的樣子,屁股往後迎合著,讓我操

的更深。



操了一會之後,他轉過身來,開始舔雞巴,深喉。讓我看著都感覺他是真的

淫蕩下鍵。



然後我讓他躺下來我蹲了上去。



「賤狗,喝主人的尿,吃主人的屎,這樣你才是一條真正的賤狗。」



他毫不猶豫的張開了嘴。雞巴像是旗桿一樣的挺立著,我蹲在他臉上,用手

去摸雞巴,那雞巴就一跳一跳的,前列腺炎已經流到了陰毛上面,看的出來,他

真的發情了。



他的頭擡起來,不停地張嘴來觸碰我的陰唇,舔我的屁眼。我這才明白他為

什麽要我喝那麽多水。



陰唇濕漉漉的很熱,我自己都能感覺到那股子潮熱的騷氣在彌漫。



我努力的想要尿尿,終於,我放了個屁,然後尿了出來。



阿良用嘴接著,吞咽著,我開始給他擼雞巴。而他的手則抱住了我的屁股,

幾乎把臉貼在了我還在排尿的逼上。



他的鼻子蹭著我的屁眼,我也在努力的張開,試圖拍一點出來。



他應該會接受吧。



「媽媽,我要要你的黃金……」



可是我怎麽努力,都沒有做到,屁眼被阿良舔的水淋淋的也一樣沒有結果。



接著他又拿出來一個雙頭龍說要和我一起弄。我有些懷疑他到底是什麽屬性。



就在我們兩個屁股對屁股的跪著把雙頭龍都插進自己的屁眼時,突然聽到外

面有腳步聲響。



臥槽。



阿良低聲的罵了一句,「回來人了。」



我嚇得當時就高潮了。這是真的。大概人在這種情況下,更容易高潮吧。



他往前一爬,屁眼里的雙頭龍掉了出來,然後他也沒顧得上把我的這邊拔出

來,扶起我來,慌忙把行李箱扣上拎著,一只手拉著我就往他的臥室跑。



就在我們剛進入臥室的時候,門鎖響動。然後有人進來了。



我光著屁股穿著那條帶著假雞巴的內褲,前面是十多厘米的黑色假雞巴,屁

眼里還夾著一條四十多厘米的雙頭龍,龍頭因為我緊張而夾住,現在就像一條黑

色的尾巴一樣在我的屁股後面掛著,和他躲在臥室的門口,看著一個四十多的女

人,和兩個男人一起進了屋。



那兩個男人三十多歲,我扭頭看阿良,阿良小聲說,那是我媽,那倆男的不

認識。



她們進屋之後,好像聞到了什麽氣味,其中一男的說,有尿騷味。我立刻就

羞的受不了,阿良笑嘻嘻的摸我的逼說是你的。



阿良媽媽說怎麽會,然後在門口脫鞋的時候,那倆男的就把阿良媽媽給脫光

了。



阿良的呼吸變得急促了,我反手去摸雞巴,火熱的硬。



這個時候一個男的說今天進那個屋子幹?



另一個摸著阿良媽媽的奶子說,去你兒子房間吧。就像你兒子在幹你。



阿良媽媽扭捏,說不要,但是被其中一個戴眼鏡的,就是建議去阿良房間的

男人抱起來說,先去尿尿,然後就去你兒子房間,省的尿你兒子床上。



我扭頭看阿良,他也有些傻眼。想了想,說我們藏起來。



阿良媽媽她們進屋的時候,我和阿良躲進了他的衣櫃,只有一條縫隙看到外

面。我們看到阿良媽媽被一個抱著屁股,那個眼鏡男扔了眼鏡然後去舔她的逼,

阿良媽媽的聲音慢慢的就變大了,呻吟聲幾乎能震倒屋子。



阿良的呼吸也急促起來。我們正好可以看到他媽的騷樣子,白白的肥乳,被

刮掉了陰毛的逼,陰唇被男人舔的翻開,上面都是亮亮的水痕。



這個時候,阿良摸到了我的逼上,在黑暗里把屁眼里的雙頭龍往里面塞了塞,

然後一掰,把剛剛塞過他屁眼的一端塞進了我的逼里。我幾乎大叫出來,只能捂

著嘴掐他的腰。



他哼哼的輕笑著在我前面撅著屁股,「操我屁眼。她們在外面幹,我們在里

面幹。」



衣櫃不算小,我們倆站在里面,我的屁股正好盯著衣櫃的一面,兩個橡膠的

家夥在我的兩個洞里隨著我身體輕微的挪動,就會被頂著操進來,當我往前一點,

又會因為彈性而往外滑動。



這讓我有些被折磨的受不了。而阿良則拽著假陽具,屁股往後聳動,插了進

去。



兩個男人抱著阿良媽媽放在了床上,兩個男人一前一後的操了起來。沒多一

會,就聽到那女人高聲的嚎叫著,似乎是高潮了,然後眼鏡男把自己的內褲蒙在

了阿良媽媽的眼睛上。接著拿著電話走到了衣櫃旁邊,我和阿良都是一怔,屏住

呼吸,然後不敢在動,我感覺到自己正頂著衣櫃,逼和屁眼里的東西,正在慢慢

的朝著里面插入,好脹,好滿。



那眼鏡男似乎播了個號,然後就掛斷了。然後又加入了戰團,我這才敢活動

起來,阿良也出了一口氣。



我感覺自己的水,都流到了腳面上了。



另外一個男人還在玩弄阿良媽媽,她似乎不知道眼鏡男撥號。敏感的身子就

像是白色的魚在床上扭動。



我也控制不住自己了,聳動起來。



就在這個時候,我聽到又有人從外面進來。阿良在我前面透過門縫一看,低

聲道:「操,我爸回來了。」



我順著門往外一看,又是兩個人,其中一個和阿良像。應該是他爸。



我趴在阿良後背說「你爸也夠可以了。



阿良說,「操我」沒多久,阿良媽媽似乎被操的更加的騷了起來,我被他們

刺激的也幾乎到達了高潮的邊緣。



大概是有人拿掉了阿良媽媽頭上的內褲,當她看清了眼前人的時候,捂著自

己逼,身子卻在床上不停的彈動著,嘴里發出讓我羨慕而刺激的聲音。



而一直盯著他媽看,飛快的擼動雞巴的阿良,幾乎同時達到了高潮,低吼著,

身子繃緊著,然後把衣櫃的門撞開了。所有人都看了過來,看著他的精液在半空

中滑過弧線,落在了他媽還在扭動顫抖的肉體上,然後看到了他身後的我……



我感覺自己的逼和屁眼都在緊縮,滑溜溜的逼在也夾不住了,我的腿也在痙

攣抽搐,我幾乎蹲了下來,然後那條四十多里面的雙頭龍,被我擠壓了出來,彈

性十足的在撞擊到衣櫃的某處之後,從我的腳邊,滑到了衣櫃外面,恰好落在了

阿良爸爸的腳邊。



我尿了。



現在呢,唔……我正在被……嗯嗯嗯……阿良的爸爸操著呢,阿良如願以償

的舔到了他媽的逼。



剛才,啊……阿良操著我的屁眼,而他爸的雞巴,在我的逼里和阿良的屁眼

里交替著操幹,那種感覺……唔,阿良又過來了……我先不寫了。



再見。





? ?? ?? ?? ?? ?? ?? ?? ?? ?? ?? ?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