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lula238.com 本站最新域名,请及时收藏!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版块 » 古典武侠 » 明星改編——淫欲狂仇(完)作者:不詳

明星改編——淫欲狂仇(完)作者:不詳

(一)巨仇



幽雅的暗夜,一名少女正隱伏於我的窗縫邊偷窺著,燈火光亮房內正上演一

場激狂的春宮。



兩名赤裸裸的婢女正在我胯間,爭相用小嘴吞含著我的大龜頭;而往上看,

另一名美妙的動人的美女地用柔嫩的小陰穴壓在我我的嘴上,閉目地嬌吟:「對

……雄叔,是這裡……很癢呀……啊……再用……力擦深……點……對!對……

好美啊……噢……噢……我……要死……了!」



怎會這樣的?我必須要說清楚了……



二十多年前,此大宅的主人四海無敵陳灌希,為了江湖爭利,率人夜襲殷家

堡,將全堡百多人殺死,並搶奪了所有財物後放火燒堡而走;幸好我剛從堡外回

來,遠處看見堡內起火,眼看見四處都有火光,及嘈雜的呼喊聲,火光掩影下,

我趕到見他正率眾撤退,避在暗處,才得以逃生。



因我的表弟剛好來探望家父,正在我房中休息,葉雨清以為是我,點算堡中

死亡人口正確,才沒有再追查我的下落。



我在家逢大變後,改名投身進陳灌希的「劍月山莊」,作一名花僕,找機會

報此血海深仇;但以前我好文惡武,除了遍通古文篆字外,對家傳武學,便一竅

不通;幸好家父雖不用我練武,但仍要我背誦殷家「赤陽神功」及「烈焰棍法」,

故現在我不能使出,還可偷偷暗練,只是沒有名師指導,進步當然不多,我卻以

極大耐性待著,希望終有一天大仇得報,將陳灌希殺死。



陳灌希在殘酷的殺人燒堡後,事業竟一路順風,幾年間巧取豪奪,已成嶺南

一方之霸,假如不是為江南的「神劍」謝霆瘋虹所敗,他已掌控半壁武林;他也

知暫時沒辦法向北拓展勢力,故十年間娶了三妻兩妾,希望能有兒子承繼這得來

不易的家業;但天意弄人,他只生下三名女兒,卻未能有一個兒子……



五年前陳灌希吩咐家丁收拾祠廟,方便擴大修建;此時我已步進壯年了,眾

年青家丁欺我一直沈默寡言,留給我做最汙穢不堪的分類工作,但被我在殘汙木

牆夾縫間發現葉氐祖先留下的「迷情祕籙」。原來陳灌希祖先本是一名淫盜,以

此「迷情祕籙」誘騙不少武林蘯婦,得到她們幫助後才漸漸發蹟起來。他不想別

人知道,將此祕籙收藏在家祠內,待兒子長大後才傳授此祕技;但忽然被一個妒

念極重的小妾暗刺身亡。這部「迷情祕籙」便沒有人知道下落了……



我心知以自己的資質,就是再努力把家傳武功練下,雖已蓄有十多年的「赤

陽神功」,仍不是陳灌希敵手,看來終身也不能報得大仇,就改變方法由其他途

徑而行。



「迷情祕籙」用古篆字寫上,正好我能看懂明白,祕籙內分「迷心」及「盡

性」兩篇;迷心篇是用諸般方法,使女子情不自禁投懷送抱,有神迷手段和使用

各種媚藥方式;盡性篇則用於床上實戰上所有技巧,能令女子一試難忘,它配合

迷心之術,使她們可享受無比的性趣後,皆盡變為胯下性奴,終身情感不能抑止。



我心想正好用此法盡淫陳灌希的妻女作報仇之用。就努力鑽研,發現自己的

「赤陽神功」正好用於迷心篇,盡性篇中用「烈焰棍法」更是可令大雞巴虎虎有

威,終於三年間已可盡通「迷情祕籙」兩篇法門了,報仇之路可展開……



但我四十年來,決心報仇,故還未與女子有親密接觸,現在要變成一個淫魔;

首先,我找一個婢女初試牛刀,祖宜是大小姐陳聞媛的貼身婢女,人少貌美卻潑

辣;半月前,她正好被指派來幫助我,佈置新房間給陳灌希的將再納娶的小妾—

楊子瓊;她是青樓女子,剛有了陳灌希的身孕,快嫁入此豪門。因我在劍月山莊

年久勤勞沈默,祖宜對我的印象也不錯,在房中她整理床鋪,我則幫她擺動粗重

的傢俱。



除了使用了迷心之術外,早已將「迷情祕籙」上記載的「烈女淫」,放在油

燈中燃燒,不久,那散發出微微的異氣,使她漸漸感到身軟臉熱,望著我暗暗氣

粗香喘,我便借機問:「祖宜姊,今天天氣真熱,工作都八八九九了,如果你倦

了便在床上休息一會,其他由我完成好了。看你俏臉都熱紅了!」她也感到心酥

神軟手腳無力,感覺我可依賴,故點頭稱好後就進內休息了;我就假裝炎熱,脫

去上衣,露出已練得肌筋粗壯的胸膛;將「赤陽神功」運起,用「迷心篇」上的

氣息相吸法使房內充滿的陽剛異味,把祖宜的春意挑得更高;終於她再也奈不住

了。



忽然一陣香風送來一具灼熱的身體,從後緊摟著我,祖宜氣息咻咻地說:

「喔……雄叔叔……好……熱……啊……你……幫幫我……」她抖著玉手在我身

上亂找,像尋找可降溫的東西,結果,在我胯間尋著了一根巨碩粗壯的肉柱來。



她已不顧得羞恥了,跪在我腳前將它送進小嘴裡吞噬;灼暖而粗硬的巨龍灼

得她心裡踏實,更賣力地握住它吮吸。



「喔……嘓……噢……噢……」那純熟的口技可不是一般處女能做得到的,

我想「劍月山莊」男丁不多,不會被陳灌希開了苞罷。「啊!祖宜……你……干

什麼……」我裝大吃一驚問。



「……雄叔叔……救……救祖宜……心裡好……癢……啊……」她吐出粗筋

巨龍哀聲說,便將我推倒壓在玉體下撕磨,減抑心內狂燃的欲火,。



我倆的衣衫,如枯葉般飛脫,一息間,我倆就赤裸裸地相纏著。「烈女淫」



果然霸道,竟令一個十六歲的少女如此淫蘯瘋狂。



令我奇怪的是,因我知道她仍是雲英未嫁,怎會懂得扶高挺硬的大雞巴,一

下子便套坐了半條粗獷的巨龍。



「哎……啊……好痛……噢……噢……」她媚目圓睜哀叫著,幼嫩的陰肌緊

緊地吸吮著粗筋纏體的巨龍,雖然內裡已充滿浪汁,仍不可能一下子穿透她的小

嫩穴;舒服的感覺令我強力一挺,在她嬌呼中,堅硬的大龜頭已頂吻著子宮了。



祖宜眼中淚光湧現慘叫:「哎呀……不……不要……動……啊……痛死了…

…」我的大雞巴首次插入女子的小嫩穴,感覺真美,濕軟的陰肌緊緊地包含著灼

熱的玉莖,非常舒服的啊!



我開心的叫:「祖宜……你的小穴夾得我很舒服的啊……很過癮啊……」雙

手摟抱她的玉臀,感受著她的柔腴。



祖宜在我胸膛上俯伏喘息,讓漲灼的大肉棒停留在那溫柔鄉裡;不久,在

「烈女淫」的影響下,陰道內傳出陣癢陣酥的感覺,非要被我的大龜頭刮磨止癢

不可,就輕搖纖腰,享有粗筋刮擦陰肌的快感。



依「盡性篇」上說我知道祖宜已苦盡甘來,感到肢體交纏的歡愉,玉臀一下

接一下起伏,感到小穴被異物侵佔,酥酥酸酸的,很是舒服;快樂地呻吟:「唔

……噢……雄叔叔……噢……噢……好酥……噢……啊……噢……麻……噢……

真是……好……美啊……」



我望向一片泥濘濕滑的胯間,凶悍的巨龍帶出的只是浪液,並無貞血;不禁

奇怪地問:「祖宜,你已偷嘗禁果?那人是誰?」



她不理一切,只是盡情享受交媾的歡樂,斷斷續續的喘道:「唔……喔……

雄叔叔……噢……噢……噢……不要……問了……噢……噢……噢……啊……」



我也不再想其他了,以她來實踐「迷情祕籙」上的法門,體驗兩性交媾的樂

趣;挺擺操弄灼燙的巨龍,在她柔嫩的肉窟兒裡肏搗,令她酥麻更暢美,按著我

的胸膛急劇地套插。



一盞茶後,她始終是年少力弱,不久,已享受到達歡樂終點,嬌軀顫著低哦

道:「啊……雄叔叔……太……舒服……了……噢……噢……噢……噢……很…

…癮啊……噢……你的……大雞巴……真是……不同……啊……噢……噢……噢」

為了令她變成我的性奴,我並沒有停下來;雄腰一轉,將她壓於身下,依「盡性

篇」上方法,挺拔剛強的大肉棒狂沖急頂她的要害,而且口中對著她的櫻唇,吐

出「赤陽神功」,攻入她的腦門之內;兩路深邃的刺激,令她得到更大的快樂,

她已不能離開這種快樂的感覺,沈溺在我刺烈的性愛之中。



「滋、噗滋……噗、滋噗……啊……滋、噗……噗……啊……噢……」房內

只有這種銷魂的聲音;一柱香後,我感到陰腔內有不規則的抖動,知她經多次高

潮,陰關將大開了,就緊摟著她幼嫩的玉體;讓大龜頭盡量頂吻著她的子宮,突

然一股清涼的陰精湧進我體內,這可是未經元陽的處子真陰啊!



我不理為何會是處子真陰,便依「迷心篇」做,即時用大龜頭狂吮,她舒暢

得歡聲說:「啊……太……美……了……噢……」那處子真陰瀉得更急。待她真

陰洩盡,我才哺回我的「赤陽陽氣」,舒暢中轉換她的體質;她不知自始會依我

的心思而改變自己的行為,心神會完全受我控制了。



一輪狂風暴雨式的交媾後,祖宜不自覺地擁著我,回味剛才那銷魂蝕骨的快

樂;在回神之後才對我說:「啊……雄叔叔……你差點兒搗死我了……」接著下

來幾天,我盡演「烈焰棍法」,狂搗細插她的小嫩窟兒,令她高潮如湧、暢快歡

樂、淋漓盡致,不由得更癡戀我不休;為了享受這蝕心的快感,願意受我操縱一

切,終於才知道為她破壁的竟是大小姐聞媛;想不到一個冷豔的貴女,因被英俊

的青城獨秀余聞樂拋棄,最後卻成了一個變態畸人。